“探花李寻欢”案件回顾:拍125段视频获利百万传上网不堪入目


网络的飞速发展,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满足了人们探索未知的欲望,而直播行业的出现,更是将新媒体生活推向了热潮,分享生活、吐槽职场、炫技炫富等五花八门的直播一窝蜂涌入人们的视野。

这些在大众的眼里都还是能接受的,只要价值观正确,网络管理部门也不会插手,可一个化名“探花李寻欢”的年轻人却不走寻常路,直播不可描述之事。

黄赌毒自古以来就是人间巨害,那些极具冲击力的画面会将人们最阴暗的一面勾勒出来,放大心底的恶魔,从而衍生恶性犯罪案件。但自私自利之人,没有社会公德心和长远的目光,只顾牟利,“探花李寻欢”便是如此。

“探花李寻欢”原名杨某文,案发时才20多岁,他从小学习成绩不好,被放养长大,后来早早辍学走进社会,没学历也没经验的他,去过工厂,也当过服务员,但这些职业的工资普遍偏低,无法满足他大手大脚的消费欲。

因此他开始在网上寻找生财之道,想要弄点外快赚钱。他自身喜欢流连不良网站,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一个“求资源”的社群。

群里有许多利欲熏心拍摄违法视频的人,一条视频可以买到几十甚至三百元,和这些人接触久了,在一次次交易后,他嗅到了“商机”,决定自己动手制作视频,赚取外快。

向群里人讨教经验后,他进入了一个违法视频网站,经过“前辈”的指导,他开始制定拍摄计划,先在宾馆开好房间,安装隐秘的摄像头,然后约失足女到宾馆,完成交易后,将视频打包并进行剪辑。

一开始他的剪辑十分粗糙,还有几分羞耻之心,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给自己打了码。他以为自己能凭借这些挑战底线的视频发一笔横财,没想到不见水花,购买和点击的寥寥无几。

他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不甘心就此收手,在“前辈们”的提醒下,他丢弃了羞耻心,为了让观众买单,他的胆子越来越大。

有“粉丝”留言他,说看失足女已经腻了,让他换点花样。为了笼住这些出钱的“上帝”,他开始把魔爪伸向普通女孩。

其实不管是风尘女子还是普通女人,杨某文在未告知实情的情况下,拍摄如此不堪的视频,属于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

《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更逞论他还将此在非法网站上直播,除了侵犯隐私,还侵犯了他人的肖像和名誉权。杨某文并非不知道这是违法犯罪的行为,可是他已经成为金钱的奴隶,为了物质享受放弃了所有底线。

他用赚来的钱,去酒吧、KTV等娱乐场所猎艳,专找那些清纯靓丽的高颜值美女,设置甜蜜陷阱,将她们哄骗到提前安装好录像设备的宾馆,进行毫无遮掩的直播,传上网不堪入目。每次直播他都能收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礼物”,还有贩卖视频的钱。

在暴利中他从未想过收手,直到2021年2月,一个梨涡小美女和他约会后,在添加W信时二维码刚好暴露在摄像头里,后来她的社交账号被多人骚扰,有人直接将视频发给了她,对她谩骂侮辱。

梨涡小美女看到后,知道是杨某文所为,气愤难当,直接报警了。警方循着她提供的社交账号和违法视频网站,找到了杨某文和他作案的证据,将他捉拿归案。

除了侵犯他人隐私、肖像、名誉权等,他还涉嫌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Y秽物品牟利罪和组织Y秽表演罪。

前者只要向他人传播Y秽物品达二百至五百人次以上,或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Y秽物品,获利五千至一万元以上的,就可以定罪处罚。

杨某文拍摄非法视频125部,获利上百万,《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Y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法律规定,传播一千至二千人次以上或获利三万至五万元以上,就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超过这个数额或规定数量的五倍,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他在非法平台直播约会过程,根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五条:组织进行Y秽表演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两罪并罚的情况下,他的量刑将在10年以上。更可怕的是,“探花李寻欢”并不是个例,各地警方齐心协力,循着非法网络平台的线索,“秦先生”“夯先生”等也依次浮出水面。

网络不是非法之地,他们以为披着隐秘网站的皮就能胡作非为,实则是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杨某文等人虽然被逮捕,可还有和他一样居心叵测的人在黑暗里潜伏,而那些被拍的女孩恐怕要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肃清社会不正之风,自觉污秽,营造良好的精神环境,促进青少年身心的健康发展,也是我们作为公民的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