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恩怨:曼联和利物浦相互看不服工业革命造就了这对百年冤家


关注足球的读者一定知道在英超赛场上有这么一对冤家——曼彻斯特联队和利物浦,他们的比赛被称为“双红会”或“英格兰国家德比”。这两支球队称得上是英超赛场上的百年死敌,每次比赛的场面都火药味十足。那么这两支球队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怨气呢?竞技因素自然是一方面,而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源于曼彻斯特和利物浦这两座城市的历史。

曼彻斯特和利物浦相距不过40多公里,开车的线 年英国的地方行政改革中,以曼彻斯特为中心形成了伦敦城市圈以外的第二大城市圈——曼彻斯特城市圈。而利物浦则成为了默西塞德郡的中心城市。地理上的临近关系,自然使得这两座城市产生了许多联系。

传统上认为,利物浦的建城要归功于英国国王约翰一世,1207年8月,约翰王颁布了一道诏令,宣布在利物浦建立一座新市镇。然而利物浦的发展十分缓慢,16世纪中叶时,人口尚且不过500人。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之后,利物浦才开始不断发展,贸易和人口稳步增长,并于1699年升格为堂区。同年,利物浦商人开始了本城历史上的第一次黑奴贸易。

1715年,利物浦建成了英国的第一个船坞,而且奴隶贸易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城市进入了高速发展期。18世纪末,利物浦已经控制了英国80%的奴隶贸易,放眼整个欧洲,利物浦也占到了欧洲黑奴贸易总量的41%。同时,这里也是英国工业革命的主要地区之一。19世纪初,利物浦船坞控制着世界贸易总额的40%。经济上的繁荣促进了利物浦的人口高速增长,利物浦一度成为了英国的第二大城市。

相比于利物浦,曼彻斯特的发迹就要晚很多。虽然早在罗马人统治不列颠时期,就已经在曼彻斯特建立了要塞,但是这座城市真正发展,还要等到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1764年,珍妮纺纱机的发明昭示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开始。到了80年代,第一家棉纺织厂在曼彻斯特建立起来。1789年,瓦特改良蒸汽机,水力的运用大大地提高了生产力,这无疑促进了曼彻斯特的发展。1830年,曼彻斯特已经开办了99家棉纺织厂,发展为英国著名的大城市和世界重要的棉纺织业中心。

而让曼彻斯特和利物浦这两座城市成为一对著名冤家的重要原因,便是两座城市的航运之争。

上文中曾经提到过,利物浦的发家史就是建立在航运贸易之上的。阿尔伯特港是当年利物浦重要的港口,正因为阿尔伯特港的存在,利物浦才得以在黑奴贸易以及世界贸易中获取大量的利润。可以说这座港口的繁荣是利物浦城市发展的保障。不过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以贸易为本的利物浦受到了冲击,曼彻斯特后来居上,依靠城市的棉纺织业成为了英国的新工业中心。

但是,曼彻斯特对利物浦的港口有很强的依赖性,无论是原料的进口,还是产品的出口,都需要仰仗利物浦码头的运输。这就让曼彻斯特人相当不满,高额的运输成本让他们下定决心要开发属于自己的航运路线公里的曼彻斯特运河竣工,这条运河的开通,让往来于曼彻斯特的船只避开了利物浦的所有码头。曼彻斯特不仅大大降低了航运成本,而且还沉重地打击了利物浦。利物浦人将曼彻斯特人的行为视作对自己的羞辱,于是便开始对曼彻斯特人进行人身攻击,辱骂他们为“土老帽儿”。而曼彻斯特人也嘲讽利物浦人粗鄙不堪,予以回击。就这样,两座城市因为航运结下了梁子。在航运之争的背后,是两座城市的利益之争。

当然,曼彻斯特与利物浦的恩怨并不仅仅是一条运河这么简单。这两座距离相差不远的城市,在文化气质上也是大相径庭的。

利物浦与爱尔兰岛隔海相望,这种地理位置使得利物浦与爱尔兰的交流十分频繁。而爱尔兰是一个信奉天主教的国家,在频繁的交流中,利物浦人的宗教信仰也受到了影响,有着很浓重的天主教色彩,这在英国无疑是一个另类。而曼彻斯特则是一个传统的英国国教城市,市民们始终捍卫着大英帝国的荣誉。工业革命为这座城市带来的繁荣,加深了全体市民效忠英王的决心,而效忠英王便是捍卫英国国教。因为经过英国的宗教改革之后,英王成为了英国国教的领袖。

除了宗教差异,两座城市在文化上也呈现出不同的风貌。利物浦是一座移民城市,大批移民造就了利物浦城市的多元文化气质,这让利物浦成为英国城市中除伦敦之外的另一个特例,很难想象会有这么一座融合了众多国际元素的内陆城市。然而利物浦的这些气质,曼彻斯特人颇为不屑。因为曼彻斯特是一座典型的内陆城市,秉持着英国人传统的保守谨慎的性格。长久以来,曼彻斯特人都看不惯部分利物浦人奢靡的作风,当然,利物浦人也认为曼彻斯特人丝毫不懂生活情趣。两个城市相互瞧不上。

人称“万人迷”的贝克汉姆在效力于曼联期间曾经在利物浦街头遇见过这样一件怪事,当时利物浦的一些小球迷向贝克汉姆索要签名,然而当这些小孩如愿获得签名后,竟然当着这位英格兰球星的面将签名撕掉。这个故事无疑可以说明利物浦与曼彻斯特两地人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另一位成名于利物浦的英格兰球星欧文,在转会曼联后,也招致众多利物浦球迷的谩骂。曼联和利物浦两家俱乐部的敌对关系,可以说是这两座城市历史恩怨在球场上的延续,这两座城市的恩怨也许永远也不会消解。

[英]杰夫·安德森,斯蒂芬·多恩:《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官方传记》,张玉强译,新世界出版社,2016年。

[英]托马斯·S·阿什顿:《工业革命(1760-1830)》,李冠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