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人怎么照顾女排朱婷? 听排球经纪人说内幕

2018年5月8日,秦哲明收到了金软景经纪人发来的邮件;这位奥运MVP决定不与上海女排续约,而是返回土超联赛。

就在一个月前,金软景还差点带领上海女排在联赛中折桂,曾拿到冠军点的她们,在决胜场决胜局中也只是输给天津队2分。

金软景的“个人效应”让上海队有理由相信,只要她在队中,上海队就是夺冠热门。

“上海的开价是很不错的,金软景的经纪人也希望她与上海女排续约,但决定权还是在金软景手上。”

她没有留在上海女排的原因,在秦哲明看来有2点,“她很爱上海,很爱这个团队,与教练、队友都相处得很好。”

“我觉得她选择重回土超是和我们的体系有关,俱乐部的配套,比如运动员公寓,虽然上海队已经提供了最好的条件,但还是达不到顶尖选手的要求。”

说到底,上海方面给金软景提供的个人生活待遇,没能满足她的预期。秦哲明还认为,金软景最后不续约,和她的个人职业规划也有关系。

“她觉得在土超打球能有更多的机会与全世界顶尖的选手交手,可以保持状态。”

秦哲明从自己的角度分析,这个意思就是——“中国联赛的世界级顶尖选手,还是太少了。”

现今世界女排最强接应埃格努,原本也在上海女排的考虑范围内。但秦哲明在综合考虑下还是停止了这个转会意向,原因并非价钱。

“现在在世界范围内,接应的转会费用不是最高的,最高的是主攻,因为主攻在场上需要做的事情更多。她虽然是顶尖接应,但转会价格肯定不如朱婷、金软景与拉尔森这些顶尖主攻。”

引进埃格努的想法被切断主要因为1点,“我们了解到这位运动员在个性方面有些问题,还有是否符合球队现在的打法体系。我们和教练商量下来,决定放弃了她。”

“比如违反俱乐部规定,超过3次,俱乐部可以解除合同;比如要尊重中国的人文与风土人情;比如运动员训练和比赛中的伤病条款。”

“还有在赛前,外援是不允许和对方俱乐部工作人员与外援见面沟通的。合约中的一些条款,可以使保护俱乐部的合法权益有法律依据。”上面提到的最后这一点是为了避嫌。

“我会把队伍对外援的期望值与队伍的目标说出来,让运动员更了解俱乐部的规章制度,还有打法,希望外援在场上具体做一些什么事情。”

“包括训练和比赛之余的住宿、饮食如何安排,外援遇到困难了可以找谁求助,我会把这些信息都告诉外援,让他觉得在上海不会陌生,有人始终在关心着他。”

有的俱乐部邀请的外援喜好去酒吧,“很多次,他都会在训练或比赛后在酒吧玩到凌晨2、3点回去。”

“上海的俱乐部肯定不希望外援在比赛期间去酒吧,所以我会和外援说明这个情况。上海的外援在这个方面都比较好,比较节制。”

曾连续三个赛季加盟上海男排的意大利籍外援萨瓦尼,因为在赛场上脾气火爆而吃过黄牌。

秦哲明闻讯后立即和他声明,“我们尊重你的个性,但希望你的个性用合理的方式去展现,否则你吃牌,影响的是队伍。”

阿根廷籍外援孔蒂身上南美选手奔放的个性凸显,训练比较自我、懒散,有时候不一定执行教练的训练计划。秦哲明通过与他2、3次的沟通,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教练发现外援训练有问题,会主动找我谈,我会约外援进行沟通。当然,我会听取双方的看法,会磨合教练与外援的沟通。”

秦哲明秉持一个观点,从未改变,“也许教练与外援的理念会有所不同,但如果教练有自己的坚持,我一定会维护俱乐部与教练的绝对威信。”

在秦哲明看来,外援选择来到中国打球有2个原因,“其一是因为国内女排市场比较大。”

“中国女排的实力在世界上得到公认的,是顶级的。国内的排球理念与西方是不一样的,运动员也希望能有互相交流。”

“其二就是经济利益的驱动,他们到中国打球拿到的薪水相对欧洲国家的联赛要高一点。”

要让联赛更职业化,光“请进来”显然不够,唯有适当地“走出去”才能使联赛始终保持活跃的流动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jxyjt.com/,世俱杯利物浦夺冠

秦哲明与朱婷相识。他曾去土耳其拜访过朱婷,世俱杯利物浦夺冠了解外国俱乐部是怎么照顾顶级运动员的,这也可以成为签约高水平选手的一个参考。

“瓦基弗银行俱乐部对朱婷非常好,给她的公寓地段非常好,有100多平方米,公寓设施也很漂亮,在富人区。这其实也和俱乐部的财力有关。”

朱婷在瓦基弗银行队取得的成功与她自身努力不无关系。学外语,学会和教练、队友沟通相处,这些细节让朱婷叩开了成为高度职业化运动员的大门。

“朱婷意识到,排球是整体,队伍是大家庭,她需要融入队友,她知道教练与队友对她来说有多重要。”

“以前有一位国手,因为年纪大了,地方队就让她去海外打球,挣点钱。但她在国外联赛只打到一半就回国了。”

“事实上,她的实力在业界都是得到认可的,但她打的是非常需要沟通的一个位置,因为语言问题,她没有办法与教练完全沟通,教练的意图她没办法执行,她想的东西教练也不知道。”

“所以这件事也造成了她的海外经纪人违约,她的工资还出现了纠纷,有一部分都没有拿到手。”

“但真的很困难,工资很难谈。国内男排运动员去欧洲打球薪水很少,因为去国外一流俱乐部的可能性较小,去一般的俱乐部,锻炼价值与薪水又都很小”。

秦哲明得到的对这名国手的报价都少于15万美元一个赛季,他在为运动员经济利益方面考虑后,没有推进这次转会。

“有的只给10万美元一个赛季,甚至是5万美元,少于15万美元我是不会推荐给运动员的,不能像‘要饭’的一样。”

若不是疫情,上个赛季排超联赛结束后,国内将会有超过10位女排运动员留洋。虽然这是创造了历史之最,但站在推动联赛职业化进程的标准上来看,这个人数还是太少了。

秦哲明再次毫不避讳地道出了个人观点:“事实上,国内优秀运动员的基数还是太少了。”

他以美国女排为例,“因为有Division One,NCAA大学生联赛及遍布美国绝大多数州的青少年排球俱乐部,从10岁的孩子到22岁的青年,每个年龄层的人都有参赛的机会。”

“而且这些比赛拥有数千的社区观众, 广泛的人口基数造就了美国女排更广的选材范围。”

“曾有一段时间,美国女排甚至可以排出三支队伍,打起比赛来也都互有胜负。美国排球人口明显要多于中国。在国内还能拉出一支队伍和现在国家队交得上手的吗?显然不能。”

秦哲明透露,现在世界上优秀的主攻是非常稀缺的,“像张常宁与李盈莹,她们100%能够去顶尖俱乐部打,但前提是她们各自地方队同意放行。”

因为有过国手在出国打球后状态下滑的先例,因此球迷对现役国手留洋持保留态度,秦哲明则认为这种担忧完全没有必要。

“朱婷的例子就证明了,优秀的运动员懂得如何更好地维持自己的竞技状态,他们的视野会更开阔。”

“我认为运动员留洋还有一种文化的交流。像金软景在土耳其很受欢迎,她带着韩国的文化符号,她外出吃饭,有的餐馆老板认识她,都免费请她吃饭。”

看到这则消息的秦哲明心中略感遗憾,“现在就是看谁有能力做‘接盘侠’。联赛想要职业化还是要与市场接轨,需要排球之窗那样的推广公司。”

“这肯定是对联赛职业化进程有影响的。排超联赛需要时间,现在只能说这是半职业化的联赛。”

“球类运动不一样,联赛制度也不一样。中超有明确的转会制度,这是非常成熟的体制。CBA有选秀,还有已经成型的全明星赛。排球联赛不一定要‘拷贝不走样’,可以借鉴其他联赛的轨迹和发展方式,形成自己的特点。”

“从我的角度来看,排超联赛想要完全职业化,还需要8到10年的时间不断摸索和优化。”

秦哲明认为,排超联赛借鉴中超与CBA成功的经验后,也许实现职业化的时间会短于中超与CBA,“现在的CBA已经是较为成熟的联赛,对比10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而CBA是从1996年开始起步的,到现在多少年了。”

“你看中超和CBA每支队伍的赞助商基本上都是企业赞助,这些企业大部分都是私有化的企业,他们对俱乐部的运作相对成熟,是企业行为。”

排球俱乐部现在绝大多数也有赞助商,但绝大多数只是冠名,像上海、北京一样形成俱乐部形式的很少,而在秦哲明的眼中,国内领先的上海俱乐部现在也只能算作半职业化的俱乐部。

“上海俱乐部背后的赞助商是光明集团,对管理俱乐部这个方面是看得比较长远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让俱乐部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自从上海女排与光明集团牵手后,后者派专人担任俱乐部总经理,负责俱乐部的日常保障工作。

但从排球联赛现在的直播与转播覆盖面来看,与中超与CBA相比,央视直播排球比赛的场次十分有限。

“现在足球是观众最多的,篮球是青少年参与最多的,国内排球迷虽然‘忠诚度’很高,世俱杯利物浦夺冠但绝对运动人数较少。”

想要排球联赛有商业市场,必须通过推广与传播让更多的人喜欢排球,“打球的人多了,参与的人多了,才能形成排球市场,商业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

而有一点,无论是排球之窗,还是之后的“接盘侠”都无法决定,那就是运动员的自由转会。

秦哲明还曾尝试过国内运动员的转会。现在看来,这恐怕也是排球联赛与“职业化”这座山峰之间的天堑。

“很大一部分原因并非来自中国排协,也是各个俱乐部的体制问题和私心。我们需要更积极、乐观地去看待一个正在成长的联赛。“

“如果排超联赛职业化加速,5年内,排超联赛真正地蜕变为职业化也并非不可能。我们愿意相信中国排协改革的意志。”

他所在的公司负责帮助上海男女排引进外援,也参与与明星运动员、教练员的商业代言合作,曾合作过的体坛明星有姚明、李娜、郎平、朱婷与谢震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